13

江苏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

水切割加工|激光切割加工|金属切割加工、定制

盐城水切割||盐城激光切割-盐城金属切割公司


江苏省盐城市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销售不锈钢板、冷热轧板等钢材及利用精密钣金切割技术对五金装饰工艺品等进行生




产加工的大型综合性钢材店。我们秉承“质量第一、顾客第一”的经营宗旨,发扬“研于本业,精益求精”的工作精神,致力于对五金




加工的品质和功能的不断完善。现拥有先进的意大利进口激光切割机(4*2米工作台面)、激光切割机的加工精度单位±0.01mm、碳钢最厚




切割厚度0.5mm-20mm、不锈钢切
  • 暂无新闻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7222
  • 手机:18961948666
新闻中心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7222
  • 手机:18961948666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正文
网易研究局美墨相爱相杀百年 川普造墙是秀恩爱
发布时间:2022-08-22        浏览次数:        

  众所周知,特朗普从竞选时就一心想在美墨边境建墙,大多数人都把它当作了川普上位的竞选策略,只是说说而已,但没想到特朗普是要玩真的。特朗普为啥要紧盯着一道墙不放?对美国和墨西哥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

  关于特朗普造墙这件事,不少人都是当作一个笑话来讲。但事实上,以围墙划定国界的方法在国际上并不少见。国家的边境一般会由真实围墙或虚拟围墙组成。真实围墙一般会以石、水泥、栅栏和铁丝网等组成,而虚拟围墙是指监视器、摄像头等监控设备为主的“看不见的墙”。在国与国关系较为缓和时,国家之间以虚拟围墙划定国界的方式较为常见,但如果两国关系紧张,以真实围墙划定国界也是常用的方式之一,比如冷战时的柏林墙。所以,特朗普要造墙,不是什么破天荒的事。

  再来说说美墨边境这道墙。其实迄今为止,美国和墨西哥的边境已经有了一千多公里的栅栏,但这不是特朗普修的,而是老布什政府修的,所以特朗普要在美墨边境修墙这件事,其实没什么新奇的,是延续了美国政府一贯的政策而已,没什么开创性。或者说,与其说特朗普要修墙,还不如说是在原有基础上加固,扩大工程规模,这样的表述才更准确。

  美国是一个典型的移民国家,接收了世界1/5的移民。2010年时,移民人口已经达到4000万。而作为美国“邻居”的墨西哥,则成了美国移民的最大来源国。从19世纪的美墨战争起,墨西哥人口向美国的流动一直没有停止过,到2012年,美国的墨西哥移民数量已经超过1156万,超过印度、菲律宾、中国在美国移民人数的总和,在美国移民人口中占绝对优势。

  这样看来,在长期的移民过程中,美国似乎已经成了墨西哥移民的第二个家。但美国显然并不这样认为,对美国的历届政府而言,包括墨西哥在内的中南美洲移民问题,一直都是一块“烫手山芋”。由于美国与中南美洲的大部分国家经济发展程度悬殊,大量欠发达地区的偷渡者试图进入美国。修墙的一个主要目的,是防止偷渡客。早在十几年前,《洛杉矶时报》的女记者曾经实地跟访过一个中美洲的偷渡客,并记录了其偷渡的全过程。偷渡者要扒火车、闯边境,为了偷渡历经重重生死考验,由于人数众多,中美洲地区的偷渡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地下产业链,有专门的“人蛇”来帮助偷渡客偷渡到美国,然后从中赚取“偷渡费”。仅1986年,美国的墨西哥非法移民就已经达到380万人。

  修墙就修墙,但特朗普还要让墨西哥来买单。这个逻辑听起来似乎不太合理,就像是你硬拉着别人吃饭,最后还要让别人付账一样。美国国土安全部的一份报告显示,特朗普的造墙计划花费将高达216亿美元, 216亿美元是什么概念?相当于墨西哥2015年全年GDP的1.9%,墨西哥自然难以接受,总统培尼亚也一度公开表示,永远不会为特朗普的造墙计划买单。

  但其实美墨边境问题并不是一个新产生的问题,上文中已经说过,特朗普要在美墨边境修墙,实际上是与美国历届政府的边境政策一脉相承的。早在1995年时,克林顿就曾提出一项“门卫防护计划”,封锁了加利福尼亚和墨西哥之间的边境线事件后,布什为了抑制非法移民,保护国家安全,计划在美墨边境修建更多的墙。2006年,美国国会通过法案,决定在美墨边境修建一条700英里的隔离墙,其中370英里是线英里是由监视器、探测器等组成的虚拟围墙。也就是说,美墨建墙在美国参众两院都有较高的支持度,且之前已经有了类似的方案,并已经实施,可行性时比较高的,这也是特朗普为什么敢一直高调宣传自己造墙计划的底气所在。

  但一个关键的问题是,造墙的费用从何而来。即使是在2006年国会通过的法案中,也并没有涉及到费用问题。而且2006年的造墙计划,预估费用只有70亿美元,远低于这次216亿美元的天价。特朗普可能采取的办法有三种:

  侨汇是墨西哥重要的经济来源之一,而这部分收入主要由美国的墨西哥移民向国内汇出,由于在美国境内执行,美国政府相对较容易控制,特朗普有可能冻结墨西哥移民汇款,从而向墨西哥政府施加压力。但是这样做同样有弊端,有可能导致墨西哥移民汇款通过走私等方式流出。

  特朗普提出向美国对墨西哥进口的商品征收20%的关税,以负担美墨边境建墙的费用。按照特朗普的想法,每年从墨西哥进口金额的500亿美元中,征收20%的税,一年就可以收入100亿美元,很快就能解决造墙的费用。但是这样做同样也有弊端。目前,美国每年对墨西哥的贸易逆差约为600亿美元,如果征收高达20%的边境税,将促使美元升值,可能导致贸易逆差的进一步扩大。

  特朗普近日也提出了这种方法,但是或许是最不可行的一种。一方面,这意味着特朗普要打破自己在大选时提出的要让墨西哥出钱建墙的承诺,对于急于在公众面前树立威信的特朗普而言,无疑将是南辕北辙;一方面,如何能够保证日后墨西哥会偿还这笔债务,也是无从谈起的问题。

  经历了石油危机、内乱、金融危机的墨西哥,近年来的经济发展已经像是在“过山车”上一样“惊心动魄”,如果美国的边境政策再次收紧,墨西哥的经济恐怕会再受重创。

  墨西哥的经济,始终与移民密不可分。墨西哥历史上有两次重要的移民潮,都是与国内的经济变革紧密相连。第一次发生在19世纪末。1848年美墨战争墨西哥战败,割让了德克萨斯、加利福尼亚等大片领土,但也还是尝到了一些甜头,墨西哥获得1500万美元的补偿,还有约8万人“变成了”美国人。当时移民还未成规模,墨西哥人想要进入美国很容易,只要在墨西哥边境城市花10美元办张签证就可以,而事实上,就连这个步骤在操作过程中也经常被省略。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19世纪末,墨西哥进入了波菲里奥·迪亚斯的统治时期,开始全面推行自由主义经济。这一时期,墨西哥大力发展工业化,推行城镇化,虽然建立了自己的工业基础,但是土地改革却使95%的农村家庭失去了土地。大量的农民“失业”涌向城镇,而城镇本身的容量就有限,原有的城镇劳动力的薪酬水平被摊薄,导致城镇居民的收入急剧下降,一大批移民大军应运而生,开始向美国进军。而当时的美国正是工业化迅速发展的时期,国内正值经济转型期,急需大量劳动力来从事基础性的劳动,墨西哥移民的涌入一定程度上帮了美国的忙。

  但好景不长,1929年美国的经济危机席卷全球,美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经济衰退,大批劳动者失业,美国连本国籍的劳动者都自顾不暇,根本无法容纳更多的移民。社会也开始将矛头转向大量的墨西哥移民,称他们带来了“墨西哥问题”(mexican problem),在此后的近十年里,有超过45万墨西哥移民被遣送回墨西哥。

  第二次移民潮发生在二战时,数百万美国人参军,美国国内农业劳动力极度短缺,罗斯福出台新政,允许墨西哥人进入美国西南部从事农业工作。而这一时期,正是墨西哥人口爆发式增长的时期,每年人口的净增长数高达200万人。墨西哥政府正愁多余的劳动力没地方去,与美国的想法不谋即合。但这次进入美国从事农业的墨西哥移民,都是签的短期合同,到期后,就要返回墨西哥,虽然有少量的移民在雇主的帮助下永久留在了美国,但大多数移民还是在合同到期后回到了墨西哥,1954年又有超过100万墨西哥移民被遣送回国。

  这时墨西哥的处境极为尴尬。一方面是国内曾经依靠进口发展经济的模式弊病百出,短期经济迅速增长的工业化奇迹破灭,一方面又适逢大量劳动力被遣返回国。由于经济不景气,失业率激增,这些劳动力大多数都在美墨边境滞留。政府为了走出困局,开始转变经济政策,发展边境工业,直到现在还在墨西哥经济中占重要地位的边境经济应运而生。

  虽然当时的墨西哥经济弊病丛生,但在发展边境工业上却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墨西哥比索狂跌,劳动力成本降至最低水平,一定程度上对吸引外资产生有力的诱惑。美国二战之后成为世界超级大国,劳动力成本和土地成本居高不下,美国企业对廉价劳动力和土地有着旺盛的需求,而墨西哥边境与美国相连,又有得天独厚的地缘优势,很快吸引了大量的美国企业在墨西哥边境投资建厂。组装工厂在边境大量产生,这种组装工厂有点类似现在东南亚廉价的加工工厂,工人的工作是组装电子元件、电路板等产品,组装好后再运到美国国内。墨西哥政府也适时推出了对美企建厂的优惠政策,墨西哥边境美企生产的产品运回国内,无需支付额外的税。以出口加工工业为主的边境工业在很大程度上挽救了墨西哥的经济。

  这之后,墨西哥的边境工业一直快速发展,到了1998年,墨西哥边境客户工厂数量已经占墨西哥工厂总数的34%,为墨西哥提供超过20%的工作岗位。边境经济对墨西哥经济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综上所述,从墨西哥的经济发展历程中可以预料到,如果特朗普要在美墨边境修墙,收紧边境政策,对墨西哥的经济大概率上会产生不小的影响。

  另一个可以佐证这一观点是墨西哥的经济增速,每当美国收紧边境政策时,香港马彩今日开奖号码,墨西哥的经济增速都会大概率地产生波动,虽然这一方面还与世界经济发展的大环境有关(因为通常美国收紧边境政策时都是世界经济相对低迷的时期),但边境政策的收紧还是会影响到墨西哥的经济发展(如下图4)。

  上文提到,美国曾对墨西哥的移民两次遣返,从美国对待墨西哥移民的态度上,也可以看出美国对待移民是一种“有限度的厚道”。

  一方面来说,作为一个以移民起家,崇尚自由的国度,美国对移民的立场较为开放,虽然曾经大规模遣返墨西哥移民,但客观上还是有移民最终获得美国的永久居留资格,而且墨西哥移民每年占获得美国永久居留资格移民总人数的比例不低,近三年来都是在美移民中比例最高的。美国移民的失业率相对于欧盟等经济体也是比较低的。

  图6 美国移民失业率与欧盟移民失业率对比图(来源:OECD制图:网易研究局)

  但另一方面,美国在对待墨西哥移民的态度上,似乎很乐于把墨西哥移民作为调整本国劳动力结构的工具。在劳动力结构性短缺时,就放松对美墨边境的管制;在劳动力富余,失业率高时,就收紧边境政策。这种实用性的导向,让墨西哥移民基本成了美国调节经济的“棋子”,大多只能从事基础性工作,很难实现个人价值的提升。美国1929年还在大规模遣返墨西哥移民,但时隔不到二十年,又因二战劳动力短缺引进移民,等二战结束国内生产恢复,又继续遣返墨西哥移民的做法,使美国的移民政策具有很强的工具性。即便是后来墨西哥发展边境工业引进美企时,美国都有自己的小算盘,美国当时之所以乐于让美企在墨西哥边境建厂,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想把生产转移到国外,抑制墨西哥移民进入美国,从而减少接纳移民的社会代价。为了减少墨西哥移民挤占国内劳动力市场,美国甚至在后来出台了移民配额法案,1968年起,每年美国在西半球只接纳12万人,可以先到先得。

  说了这么多,但其实美国和墨西哥之间的关系还是很好的,即便有特朗普的“墙”从中作梗,也不会对美墨两国的关系产生不可控的负面影响。

  虽然特朗普这个小插曲搞得墨西哥有点不愉快,但墨西哥仍然是美国仅次于加拿大的第二大出口市场,也是除了中国和加拿大之外的第三大贸易合作伙伴。2013年,美国和墨西哥双向贸易总额超过5500亿美元。墨西哥作为美国南部重要的邻国,无论是让历届美国政府头疼的移民问题,还是国家安全问题,美国都清楚墨西哥作为美国“南大门”的重要地缘位置。而墨西哥也清楚如果没有美国,它国内的边境客户工业恐怕一天都难以为继。历经百年的“情缘”,美墨对双方的脾性再清楚不过,重要性也不必多说早已“心有灵犀”,或许“相爱相杀”“互相伤害”已经成了它们默认的最好选择和百年达成的默契。因此即便墨西哥总统公开表示不会为特朗普的修墙大业买单,但还是表示要加强同美国的合作。即便特朗普心中有再多的不满,两国之间每天高达12.5亿美元的贸易额仍是其不能放弃的“香饽饽”,美国政府网站上仍然留着“美墨贸易是世界经济最成功的典范之一”的自豪之语。文即此,只能默默地替特朗普说一句,2020年图库幽默猜测,“来吧,互相伤害啊。”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财经推出的一档热点解读和知识科普类栏目,针对热门财经事件和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让专业更简单,让财经更有趣,打造有态度的专业财经评论。